top of page

负收益率国债狂飙,世界离经济危机有多远?


三年前,巴菲特坦言,负利率把他给整懵了,活了80多年也没料到有负利率,称它是个“奇迹”。


  如今,负利率大势所趋,欧洲各国纷纷加入负利率大军,开启负利率时代。


  目前,世界各国已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国债。比利时、德国、法国和日本等国的10年期主权债券收益率都已经进入了负值区域。


  对此,巴菲特的态度是保守的。他认为,负利率不一定是世界末日,只是希望能活得久一些,有更多的时间了解负利率。


  曾经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倒是乐观的。他认为,如果财政政策能够分担央行稳定经济的压力,负利率“完全可以是极为有益的。”


  不过,银行圈、资本圈对负利率普遍悲观。“负利率是毒药”、“负利率是量化宽松的延续”、“负利率预示着危机即将到来”,这类言论成为主流。


  负利率,是拯救经济的良药,还是反映出世界经济已到了“黔驴技穷”的危险境地?

  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